來到台北十幾年,鄉愁就像脹氣一樣時而湧現,有一部分是距離的懸念,有一部分是時代的依戀。

在台北賃居,打從求學到踏入職場,就是個無限移動的過程:從學生變老師,從老師變片咖,從住家到學校、從市中心到郊區、或是從這個拍攝地到那個拍攝地。這種「經過」的狀態讓我蒐集了許多有形和無形的感動,那份感動往往源自於心裡對於「家家」的歸屬感和認同感。

每當看到成畦成畝的田園風光時,總有種莫名的親切感,踏實地告訴你「到家了」。對我而言,田園逐漸成了一種「家」的符號。

朝朝暮「木」的相處,除了對工法的孰悉之外,還建立了另一份情感,每種木頭都有不一樣的靈魂,認識他們就像交朋友一般。我所謂距離的懸念,時代的遠望,似乎非常適合透過能夠忠實記憶著歷史的木頭來傳達。

埋首在木堆之中,在鑿鉋揮汗之間,在機器嗚鳴之時,逐漸拼湊出心裡對於「家」最理想的輪廓,落成之後,我們就一起回家吧!

 
 
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128巷31號1樓
E-mail 2009fwp@gmail.com
02-23640606